李慎明:十月革命距离愈远 愈使人们认识其道路的正确

李慎明:十月革命距离愈远 愈使人们认识其道路的正确

近100 年来,对十月革命是好得很还是糟得很的争锋从来就没有止息过。“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相对来说,当社会主义运动处于兴盛之时,连法西斯希特勒也要把自己称之谓社会主义。社会主义运动处于低潮了,极少数别有用心的人便对十月革命进行诬蔑、造谣、攻击,受此影响,对十月革命误解的人也会多起来。但历史事实和科学真理的本身并不会因骂声高低多寡而改变。

十月革命有着坚定正确的理论基础

有人说,十月革命不符合马克思主义的原教旨主义。有人还说,十月革命是一个偶然事件,是个“早产儿”,不符合历史发展的规律,因而导致了后来苏联的亡党亡国。

马克思、恩格斯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固有的生产日益社会化和生产资料私人占有的对抗性矛盾出发,得出了资产阶级的灭亡和无产阶级的胜利是同样不可避免的历史总趋势。这里讲的是社会主义革命的原因和历史的必然趋势,是马克思主义的普遍原理。与此同时,他们根据当时的情势,又对社会主义革命发生的时间、地点等做出过预言,这是马克思、恩格斯的具体结论。比如,恩格斯在1847 年10 月底—11 月写成的《共产主义原理》中指出:“共产主义革命将不仅是一个国家的革命,而将在一切文明国家里,即至少在英国、美国、法国、德国同时发生。”应该说,这一观点从分析当时自由竞争为主要特征的世界资本主义发展状况出发,得出了符合当时历史发展辩证逻辑的结论。但我们应该看到,《共产主义原理》是恩格斯受托为共产主义者同盟起草纲领的初稿,恩格斯本人并不满意,后被他在1847 年12 月—1848 年1月间同马克思起草的《共产党宣言》所代替,而《共产党宣言》中没有再使用“同时发生”的提法。随着资本主义世界的发展变化,1850 年马克思和恩格斯已经预见到美国将发展成资本主义世界最大的经济强国,并认为欧洲要避免陷入对美国的依附地位,唯一条件就是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在这以后,他们再没有重提无产阶级革命同时发生的设想。恰恰相反,在1848 年革命特别是1871 年巴黎公社革命失败后,马克思、恩格斯除了继续努力推进西方发达国家的革命创造条件之外,还把更多的注意力投向世界的东方,特别是俄国。他们认为19 世纪80 年代的俄国“已是欧洲革命运动的先进部队了”,说“只要俄国一发生革命,整个欧洲的面貌就要改变”。

我们知道,列宁所处的时代和马克思、恩格斯所处的时代相差半个世纪。当时的资本主义已经进入帝国主义时代。列宁继承了马克思、恩格斯有关资本集中和垄断的思想,将其发展为完整的帝国主义论。

列宁分析指出,资本主义进入帝国主义阶段以后,经济政治发展不平衡空前加剧,一些后起的资本主义国家跳跃式发展,从而改变资本主义国家之间的力量对比,加剧了列强之间的矛盾和冲突。在这种历史条件下,垄断资本主义的发展不仅在国内加剧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而且在世界范围内加剧工业发达国家和不发达国家间的矛盾。经济文化落后国家的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不仅受本国资产阶级和其他剥削者的压迫,而且还受到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资产阶级的剥削和压迫。这样,某些经济文化落后国家就成了整个资本主义世界统治体系各种矛盾的焦点,容易造成革命形势。所以,列宁根据帝国主义时代表现得更加明显和突出的资本主义经济和政治发展的不平衡的绝对规律,从而得出结论:“社会主义可能首先在少数甚至在单独一个资本主义国家内获得胜利。”

任何个人、政治派别或阶级政党都不能单凭自己的“意志”制造出一场革命。十月革命绝不是由列宁等无产阶级革命领袖强加给俄国的,而是资本主义内部矛盾发展的必然产物。由于十月革命前的俄国统治阶级的反动压迫,内部政治矛盾异常尖锐,外部帝国主义列强之间的矛盾激化,再加上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造成了列宁所讲的那种革命形势:“‘下层’不愿照旧生活,而‘上层’也不能照旧维持下去。”结果使社会主义革命在俄国这个世界资本主义统治体系的“薄弱环节”中首先发生并获得了胜利。

列宁提出的“一国胜利”说是从马克思主义立场出发,既科学地考察和深刻地分析了世纪之交的国际政治经济状况,又不拘泥于马克思、恩格斯早年说过的“同时发生说”的具体结论,使科学社会主义理论第一次成为了现实,从而坚持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关于社会主义革命的理论。

其实,有的人所说的列宁违背了马克思主义关于社会主义在先进资本主义国家共同胜利的思想云云,其本质不仅是想否定十月革命道路的本身,而更是为了否定我们正在从事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事业,进而推销他们的民主社会主义等主张。

社会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实践已经证明十月革命道路是完全正确的。社会主义的苏联从一个十分落后的农业国,迅速地实现了社会主义的工业化,实现了农业的集体化,发展了社会主义的科学和文化。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苏联成为打败法西斯的主力,挽救了欧洲的文明,帮助东方人民打败了日本军国主义,并鼓舞和支持了所有其他的社会主义国家的建设,鼓舞了全世界的社会主义运动、反殖民主义运动和一切争取人类进步的运动。无论是西方的统计还是苏联官方学院统计都表明,从1950 年到1975 年,苏联国民生产总值年增长率为4.8%,而美国同期的增长率为3.3%。而苏联经济发展的前提是“实现最大的社会公正”,在这一点上,资本主义国家更是做不到。社会主义制度是人类历史上完全崭新的制度,她的最终任务是要彻底消灭剥削和压迫。因此,在其认识和探索的道路上,必然会遇到挫折甚至犯下错误。列宁说过:我们干了许多蠢事,但我们干的蠢事,是说“二二得五”,而我们敌人干的蠢事,是说“二二得蜡烛”。我们当然承认苏联共产党犯过错误,从一定意义上讲,世界上没有不犯过错误的政党。我们反对对斯大林的全盘否定,但也承认斯大林本人和斯大林时期干过“二二得五”的“蠢事”;而戈尔巴乔夫领导集团干的却是“二二得蜡烛”的“蠢事”。这也就是说,戈尔巴乔夫领导集团所干的“蠢事”是背叛人民根本利益的“罪孽”,这与斯大林时期所犯的错误有着根本完全不同的性质。苏联亡党亡国的根本原因,决不在于十月革命道路本身,而恰恰在于从赫鲁晓夫直到戈尔巴乔夫逐渐脱离、背离和最终背叛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和人民群众根本利益所致。从1991年苏联解体到20 世纪末,俄罗斯国内生产总值比1990 年下降了52%(1941 年至1945 年的卫国战争期间仅仅下降了22%),工业生产减少了64.5%,农业生活减少了60.4%,卢布贬值,物价飞涨五千多倍。苏联解体还给世界社会主义运动造成了极大的灾难,使国外原有的15 个社会主义国家中的10个国家改变性质或不复存在,使世界社会主义步入空前的低潮。

自然科学可以搞多次试验,新生事物诞生后人们往往是欢呼雀跃。世界上第一个电灯只闪了 10 多秒钟,第一架飞机只飞行不到一分钟。而社会主义的苏联却坚持了整整74 年。我们决不能因为后来的苏联解体而谴责为人类开辟崭新道路的十月革命本身。

责任编辑:叶其英校对:杨雪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