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报告> 文稿> 综合> 正文

李曦辉:“一带一路”倡议的三个维度

摘要:习近平主席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就是为了唤起人类共同的美好记忆,继续加大亚欧大陆与太平洋、印度洋相关国家之间的文明交流与经济联系,推动人类社会走向更加美好的未来。可以说,“一带一路”倡议是中国提供给世界的全球化中国版本。中央民族大学管理学院李曦辉教授从文化维度、地区维度、地缘政治维度三个方面分析阐释“一带一路”倡议的重大意义,对我们进一步理解中国倡导构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具有指导意义。

1555659504138

李曦辉 中央民族大学管理学院教授

点此查看完整报告

点此查看视频专辑

2013年9月,习近平主席出访哈萨克斯坦,在纳扎尔巴耶夫大学发表演讲时提出,为了使各国经济联系更加紧密、相互合作更加深入、发展空间更加广阔,我们可以用创新的合作模式,共同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同年10月,习近平主席在印度尼西亚国会发表演讲时进一步提出,中国愿同东盟国家加强海上合作,使用好中国政府设立的中国-东盟海上合作基金,发展好海洋合作伙伴关系,共同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一带一路”倡议由此形成。

“一带一路”是一个符号,它承载着沿线国家共同的历史记忆。以张骞出使西域而开启的古代丝绸之路,和后来随着我国航海技术提升逐渐发展起来的沿太平洋、印度洋的远洋贸易,都给世界各国人民留下了深刻印象。而习近平主席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就是为了唤起人类共同的美好记忆,继续加大亚欧大陆和太平洋、印度洋相关国家之间的文明交流与经济联系,推动人类社会走向更加美好的未来。可以说,“一带一路”倡议是中国提供给世界的全球化中国版本。

一、从文化维度理解“一带一路”倡议

西方学者认为,对于国际政治来说,贸易的增长水平可以是很大的分裂力量……国际制度中日益增长的贸易本身不可能缓解国际紧张状态或促进更大的国际稳定。这与不少人认为的“经济发展了,国家间贸易规模扩大了,经济全球化自然就可以很好地发展下去”的看法有所偏离。实际上,在国际贸易中充斥着不公平、不平等。比如,有的国家是受益者,有的国家是失意者,当贸易规模较小时国家间的矛盾还不明显,但当贸易规模增大时国家间的矛盾就变得十分突出了。由此可见,全球化除了考虑经济因素,还要顾及文化因素。而这曾一直被西方国际关系学者所忽视,却又实实在在存在于现实世界之中。

在全球化背景下,市场的范围越来越大,原先相互独立的区域市场之间的融洽程度越来越强。当分工水平达到一个高集成度后,就需要国际化市场来容纳分工所带来的生产效率的提高,而专业化所带来的网络式交易就使得经济主体之间的交易量呈几何级增长。那么,这就引出了下面的问题。随着世界各国的经济联系愈加紧密,越来越多的区域或区域间的国家,因共同的需求和利益联合起来,共同设计一套安排、机制或制度,并为之分摊成本。目前,世界上存在着多个旨在协调区域事务的区域间组织,然而协调的效果各不相同。通常情况下,区域组织成员间若是文化相近,就能收到较好的协调效果;若是文化差异较大,缺乏历史认同感,那么基本上就没有什么协调效果。这就是说,国家间的经济活动在很大程度上受文化左右。纵观世界历史,特别是欧洲历史,各个民族为了各自的既得利益和文化的延续,不惜选择互相开战,如果我们不解决民族与文化共融问题,这个世界是不会迎来真正和平的。这也是我们研究文化维度的一个重要方面。

美国当代政治学家塞缪尔·亨廷顿在《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中曾说道,中国文明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文明,中国人对其文明的独特性和成就亦有非常清楚的意识。中国学者因此十分自然地从文明的角度来思考问题,并把世界看作是一个具有不同文明的、而且有时是相互竞争的文明世界。有学者认为中国“是一个装扮成国家的文明”。确实,中国是先认同一种文化,后建立一个国家,而西方是先有一个法权意义上的国家,后逐渐熔炼出文化,这是强权文化的一个真实体现。美国政治学家约瑟夫·奈认为,如果一个国家的文化和意识形态具有吸引力,其他国家会更愿追随其领导,可以说,软实力与硬的指挥权力同样重要。

美国经济学家Paul Bairoch在研究中发现,1750年中国在世界制造业产值中占了几乎1/3,印度占将近1/4,西方则占不到1/5,世界多数国家的制造业得到长足发展。至1830年西方已经略微超过中国。在过后的几十年里,西方的工业化导致了世界其他地区的非工业化。1913年非西方国家的制造业产值大约是其1830年的2/3。想一想,为什么西方的工业化导致了世界其他地区的非工业化?西方文化奉行的是一种中心-边缘、核心-外围、起源-非起源的观念。这就是说,西方国家是世界的中心、是世界的起源,它的文化一定是一枝独秀的并且具有排他性,这使得它很难发展成多元共生的文化。在这一文化影响下,西方国家发展起来后势必会阻滞其他非西方国家的发展。

在中国引领新型全球化的进程中,我们的发展同时也给其他国家的发展带来了机遇。而在西方主导世界经济时,它的发展带来的却是相关国家经济的衰落。这在各国经济发展要素未变的情况下,当然可以有多种解释,但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奉行的文明与民族间“零和博弈”的指导思想,无疑是一个重要的诱因,也反证中国基于文明与民族共赢的发展理念是具有持久生命力的全球化思路。

责任编辑:赵苇校对:张凌洁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