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亚文化透视与引导

青年亚文化透视与引导

【中图分类号】D64 【文献标识码】A

当前,借助于新媒体技术的赋权,各式各样的青年亚文化在网络上呈现出蓬勃发展的态势,它们既是青年在时代大潮中自我创作的群体生活画像,同时也形塑着青年的世界观与价值观。对待青年亚文化这一特殊文化现象,既不可坐视不管任其自由生长,也不可视其为洪水猛兽,应理性看待,客观分析,创新方式,正面引导。

认清青年亚文化及其影响

青年亚文化是相对于主流文化而言的边缘文化,是青年群体基于共同的兴趣、价值以及利益诉求表达自我、建构自身意义的文化实践。自新媒体技术勃兴以来,以“丧文化”“粉丝文化”“佛系青年”“躺平主义”“饭圈文化”“宅文化”为代表的各种青年亚文化被互联网所激活,吸引了越来越多青年的加入,并逐渐向整个社会层面蔓延。作为亚文化的主要创造者和实践者,青年群体一方面充满着朝气与希望,追求个性与创新,另一方面受限于人生阅历和学识水平,青年群体又极易受到网络空间、社会舆论以及生活环境的影响,这些要素潜移默化地进入青年亚文化的生态圈,让青年个体成为“网络狂欢”的一份子。不可否认,青年亚文化对于青年群体疏解自身压力、寻找社会认同、建构自身意义而言是一剂良药,从而起到缓解社会矛盾的作用,还能够与主流文化形成互补,增强社会总体文化的丰富性和多样性。但值得注意的是,相当一部分青年经过亚文化的侵袭,开始借助于新媒体的庇护,或多或少地出现了不思进取、消极颓废直至麻木不仁的犬儒心态,并伴有享乐主义、泛娱乐化甚至反智主义倾向。一些商家为了谋取利益不择手段地消费青年亚文化,使得一些低俗、媚俗、庸俗的实体商品和文化产品在社会大肆流行。长此以往,青年亚文化中自有的颠覆性要素会对社会主流意识形态的话语权形成挑战,受众青年也会持续徘徊在社会的边缘地带,使自身的发展大大受限,这显然是一个值得我们深思的问题。由于青年亚文化的前卫性、庞杂性、虚拟性,仅靠家庭与学校的力量显然不足以进行把控,因此,对青年亚文化进行正确引导,帮助青年群体健康成才,需要国家治理力量的参与。

由于青年亚文化所内含的对固有秩序的挑战因素,主流文化和利益集团不可能坐视不管,而对青年亚文化进行适当的介入与干预也符合国家乃至青年个体的长远发展利益,但具体的介入方式非常值得推敲,否则只会适得其反。应当立足于现实,从国家文化治理的角度出发对待青年亚文化,在消解青年焦虑的同时,创新文化治理路径,以青年易于接受的方式实现对青年亚文化的引领。

把握青年焦虑本质

任何文化的流行背后都隐含着多种角度的解读,并承载多方面的信息。当代青年亚文化所具备的去中心化、平面化、娱乐性等特点,与后现代语境下的文化精神在内在逻辑上是契合的,也与当代青年崇尚个性、热爱自由的思想特质相适应。事实上,种种亚文化的背后往往隐含着青年加班工作、努力生存、渴望“逆袭”的事实,只要不逾越法律的红线,青年亚文化所扮演的其实无外乎青年群体宣泄、释放负面情绪的“垃圾桶”角色。后亚文化研究发现,青年亚文化有时强调的并不是抵抗,而恰恰是恪守常规。有些亚文化形式不能被认为是一种抵抗形式,充其量只是一种自由选择的表达。

我们无需妖魔化青年亚文化,对于国家治理力量而言,真正需要做的应当是在深刻理解青年亚文化内涵本质的基础上,关注其产生背后的青年焦虑与诉求,例如“丧文化”“屌丝文化”隐含青年对于社会阶层固化的无力,“佛系文化”“躺平主义”暗含青年对于以“996”为代表的不平等劳动雇佣制以及过度消费主义等社会问题的拒斥,“饭圈文化”“粉丝文化”的产生离不开社会泛娱乐化气息对于青年的荼毒,“宅文化”隐含的是青年对于社会竞争的逃避,“恶搞文化”的背后则是青年对于传统权威规制的挑战。从表面看,青年亚文化反映的是当代青年群体生存压力大、竞争残酷的现实,从更深的层次来看,青年亚文化的流行也映射着我国社会的一些结构性矛盾,正是这些矛盾使得青年群体在本该奋斗的年纪选择了消极怠工。

责任编辑:王梓辰校对:刘佳星最后修改:
0
事业单位事业单位标识证书 京公网安备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15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