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凯委员:为孩子们筑起抵御“丧文化”的防火墙

程凯委员:为孩子们筑起抵御“丧文化”的防火墙

“这个问题是孩子们自己提出的。”在北京市政协十三届五次会议开幕会上,市政协教育界委员、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程凯关于减轻网络“丧文化”对青少年消极影响的提案,作为2021年度优秀提案受到表彰。谈到这个提案,程凯说,这是孩子们的“主动发现”。

从2018年至今,程凯应市教科院的邀请,已参与了5届“模拟政协”活动,为东直门中学、171中学、二十二中等学校学生们的建言献策当评委、做导师。在对171中学学生进行指导的过程中,一名高一学生提出的话题——“丧文化”的流行对青少年心理的消极影响,引起了他的关注,并对此进行了大量调研。

作为一名初二学生的父亲,程凯对青少年健康成长的方方面面分外关注。他注意到,这种“丧文化”主要是通过网络,以带有颓废、悲观等情绪色彩的语言、文字或图画传递给青少年的。

为了解孩子们使用网络的习惯和遇到的问题,程凯对东城区部分学校的学生使用网络情况进行了调查,涉及初一至高三六个年级832名学生,发现100%的被调查者都使用网络进行休闲、社交和学习。被调查者平均每天上网46分钟,其中70%的时间是休闲和社交。有56%的学生会因为上网打乱自己的时间安排。

“通过对‘00后’中学生的采访,我发现,孩子们喜欢用‘丧文化’来表达态度、宣泄感情,尽管他们未必完全认同颓废、麻木、虚无主义的无目的性。”面对压力,信口来一句“躺平”“人间不值得”,微信里流行着“悲伤蛙”“葛优躺”的表情包,看似戏谑、玩笑、不起眼的语言、上网习惯,其实藏着值得深思的隐忧。

“作为一个家长,我希望自己的孩子成长为一个有朝气、有力量,能够坦然面对生活的勇敢的人。在调研中,我也清楚地看见,负面信息对青少年潜移默化的影响。”程凯认为,部分青少年受到“丧文化”的消极暗示较大,将这种消极的态度从偶尔的网络倾诉行为逐渐变为生活常态,从而影响到了青少年的生活态度和心理状态。

如何抵御、消解“丧文化”带来的不良影响?程凯认为,青少年尚未形成成熟的判断能力,成人和社会的引导,对于其形成正确的价值观起着重要的作用。调研中,他发现,网络平台在青少年监管方面存在问题。比如,平台的管控覆盖面不够广,不良信息的过滤、排除方式不够主动,网络行政管理部门只有在问题发酵后才会介入。

为此,在2021年召开的市政协十三届四次会议上,程凯提交了关于减轻网络“丧文化”对青少年消极影响的提案。他建议:网络管理部门强化管理,从“事后出击”变为“主动治理”,通过约谈、组织行业协会座谈等途径,建立网络不良信息预警机制,常态化关注对青少年有不良影响的信息流传情况;加强网络平台青少年模式的管控力度,具有社交功能的网络平台对信息推送进行分流,以算法和人工相结合的方法进行内容精选及传播推送;行业协会制定具备可操作性的衡量标准,继续引入独立的第三方机构定期审查。同时,推动正能量要形成合力,引导青少年积极走向社会、融入社会、奉献社会,形成抵御“丧文化”的自身防御机制。

很快,程凯的提案引起了网信部门的关注。去年7月,有关部门回复程凯,将采取一系列措施,加大网站平台监督、强化青少年引导。对此,171中学“模拟政协”的孩子们深受鼓舞。而程凯调研的脚步还在延伸,青少年及其监护人能不能加入到网站内容的监督中?在中小学心理课程中能不能加入有针对性的教学内容?……许多问题仍待解决。

责任编辑:张弛校对:王妗最后修改:
0
事业单位事业单位标识证书 京公网安备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15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