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英专家:中国医改须放开社会资本准入门槛

中英专家:中国医改须放开社会资本准入门槛

核心提示:当下的英国全民医疗服务体系更接近于中国建国初期的合作医疗。在英国,除了一些类似视力、牙护等特殊项目之外,居民的医疗服务全部免费,而政府体制之外的私营医疗服务比率不足2%。但是,这一基于居民纳税和政府拨款支撑的医疗制度,如今面临着开销的无底洞。

提要:新医改启动近三年,由政府为主提供的优质公共医疗服务,依然问题重重。由政府主导的新医改若要进一步在利益“深水区”取得突破,政府需依靠市场,而非行政命令,做出理性的选择。

医改,还要改什么

由政府主导的新医改若要进一步在利益“深水区”取得突破,政府需依靠市场,而非行政命令,做出理性的选择

新医改启动近三年,由政府为主提供的优质公共医疗服务,依然问题重重。

在中国的大城市,部分科室医院挂号似乎已经变得容易,但就诊费用依然高昂;以药养医的重患也不见康复的迹象;而在农村,乡村卫生所不但缺乏设备,也缺乏优秀的医疗人才。

2011年11月16日,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在近期深化医改会议上的多次讲话被《求是》杂志刊发。他的讲话剖析了新医改三年来遇到的“以药养医”、基本药物制度以及公立医院改革等关键问题,并指出随着医改进入“深水区”,所触及的深层次矛盾越来越多,难度也越来越大。

下一步改革怎么走,新医改可谓重担在身:能否实现医疗服务的资源分配,缓解医患矛盾,将医疗服务作为基本的公共服务产品提供给纳税人。而作为实现这一切的前提,现有的官办医疗体系能否适应医改的需求,医改过程中市场竞争的作用又如何定位,也成为难解之困。

医改改不了“看病贵”

新医改的指导思想在于“政府主导”“公益主体”和“覆盖城乡”。其中,针对卫生服务公益性的思路,是借助政府的行政手段,来限制和取消医院和医生的收入目标。但由于政府和垄断医疗卫生行业的公办医院,实为“管办同体”,新医改并未真正限制和取消医生的收入目标。

11月13日,中央电视台报道称,一瓶用于治疗慢性支气管炎的克林霉素磷酸酯注射液,成本价0.6元,在医院的售出价却达到12元,为出厂价的2000%。这一事件,发生在尚未出台医疗卫生机构基本药物采购机制的北京市。

几乎与此同时,公安机关破获了一起价值20亿元的生产销售治疗肿瘤病的假药巨案。案件源于浙江警方在一辆出租车上查获的回收药盒,警方跨省调查从而揭开了一个上至假药商,下至医院员工的制销链条。

尽管作为新医改的重要一部分,基本药物采购机制已从去年11月开始实施,但是全程监控的统一采购机制,却并未撼动原有的“以药养医”的顽固架构,“看病贵”仍然顽固。

在国务院发布《建立和规范政府办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基本药物采购机制指导意见》一年之后,还有包括北京在内的九个省区市,未严格按照新机制采购或未出台文件。

在如今药品生产企业竞争激烈的情况下,药价仍然被回扣抬高,除了国内医疗行业固有的信息不透明外,更与公立医院、尤其是高等级医院的垄断地位有直接关联。以省级直辖市政府为执行单位的基本药物采购制度,被指由卫生机构官员、医院院长、卫生专家组成的利益链条所把持,居间牟利,导致患者医药费的高昂。

据央视披露,克林霉素磷酸酯注射液的销售公司负责人称,每支注射液是以4元的价格卖给医药代表的,后者则以中标价11元卖给医院。这居间的7元中的九成,都作为医院和医生的回扣,而开药医生的回扣所占的比例最高,占了四成。

“医改的核心还是要解决激励相容的问题,使医生的目标和居民健康的目标相一致,不能依靠取消医生的收入这一办法,”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王震研究员表示。

 

责任编辑:杨柳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