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永军:沉淀在拉露水里的乡愁

于永军:沉淀在拉露水里的乡愁

摘要:或许是根脉须结所系,或许是正在向“老人家”堆儿移动的缘故,小时候的记忆时常会走进脑海遛弯儿,故而一到端午节,我便会想起故乡胶东一种特有的习俗——拉露水。

或许是根脉须结所系,或许是正在向“老人家”堆儿移动的缘故,小时候的记忆时常会走进脑海遛弯儿,故而一到端午节,我便会想起故乡胶东一种特有的习俗——拉露水。

那可真算得上故乡人过端午的一个盛景:天刚蒙蒙亮,大人们便把小孩子叫起来,穿上新衣裳,拿上早就预备好的新手帕、新毛巾,三五结伴到村外麦地里或沟坎间,在小麦、青草或树梢头上,小心翼翼地用毛巾拉来拉去。此时,清新的田园气息中,弥漫着乡间泥土夹杂着若干草本植物分泌的特有的清香,大自然造化下的庄稼、草木承受一夜天露,叶梢上都积攒了分量不等的露珠。那干干的毛巾、手帕在拉来拉去中,不一会儿就变得湿漉漉的,像在水中浸过一样。接下来,便用它们擦脸,尤其是眼睛和耳朵要擦得分外仔细。大人们说,端午节趁太阳未出之时,采集天降的甘露擦拭脸眼,可以耳聪目明,保一年不害眼病不长疮。上了年岁的老人腿脚不便不能出门拉,则由晚辈将拉了露水的毛巾带回在家里擦。

端午的露水不仅泽润人类,还惠及牲畜。据说,牲口吃了端午露水草,可以一年中不得杂病。因此,端午大清早,大人们把小孩儿叫起来之后,自己则牵上家里的牲口,到沟边夼旁放牧,一边拉露水洗脸,一边看着牲口啃嫩草。尽管晨蔼遮着四野,但仅仅凭着牲口的啃草声和咀嚼声,便可知晓哪儿有人哪儿有空地儿。端午节的早晨,足谓古历五月中农家户户都忙的一个早晨。

拉露水最忙活的,当属那些爱美的大姑娘、小媳妇儿。头一天,她们要做的顶要紧的一件事儿就是采集月季花,再去坡里、河边采摘艾蒿心、桃树心、柳条皮、腊条皮等。将它们洗干净,用清水浸泡在大盆中,露天置放在院里干净空阔处,让满盆姹紫嫣红承接一夜雨露滋润。第二天清晨,捞出花草装到净瓶里。那水的颜色,淡淡的浅浅的泛着一点儿蓝,芳香袭人、清香四溢。于是,她们便用这些水洗脸、洗胳膊,当然也偷偷擦身上,既可让身体散发出余香袅袅的美妙,据说还有美容养颜效果哩!

在故乡小学时,村里一位年已古稀的清末秀才,每逢端午节都要捋着胡须向后生讲拉露水的故事,鼓动村人莫负时光。他那花白的胡须里,不仅捋出了“五月五日,蓄兰为沐”、“浴兰兮沐芳华”的美誉,还捋出了汉武帝在长安建章宫承露仙人掌以求长生的故事,以示拉露水大有来头、师出有名。在老人家的播种下,敝村那些年间拉露水似乎格外神圣与虔诚。

端午节的露水,是否真的可以治病,未见经典。我也亲眼见过用端午露水洗脸眼的人,仍有害眼疾生疮疖的。邻居家二婶子从小患烂眼病,常年流泪,每逢端午节特虔诚地一遍遍用露水擦眼洗脸,一直到老去也未能治好。然而作为一种习俗,拉露水之所以能够得以千百年流传,如今想来,肯定有其合理的成分。

责任编辑:李天翼校对:杨雪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