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域协调发展新格局

区域协调发展新格局

出雪山,越高原,穿峡谷,奔流上万里,浩浩汤汤的长江,孕育出源远流长的中华文明。

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长江流域经济社会迅猛发展,综合实力快速提升,是我国经济重心所在、活力所在。然而,长期粗放式发展,长江不堪重负:长江“双肾”洞庭湖、鄱阳湖频频干旱见底,接近30%的重要湖库仍处于富营养化状态,长江生物完整性指数到了最差的“无鱼”等级……习近平总书记指出:“‘长江病了’,而且病得还不轻。”

“绝不容许长江生态环境在我们这一代人手上继续恶化下去,一定要给子孙后代留下一条清洁美丽的万里长江!”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总揽全局、科学谋划,部署实施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

“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探索出一条生态优先、绿色发展新路子”,2016年1月、2018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在长江上游的重庆和中游的武汉召开两次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深刻阐明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需要正确把握的重大问题并作出工作部署。

3年多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领导小组办公室会同国务院有关部门、沿江11省市牢牢坚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着力强化顶层设计、改善生态环境、促进转型发展、探索体制机制改革,共护一江清水浩荡奔流。

生机重现,“气色”向好

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大保护”重拳出击

“咔嚓”一声,在一抹灰白跃出江面的瞬间,黄余洋按下快门,将江豚定格。

近几年,每到夏天,湖北宜昌市民黄余洋都会到长江边拍摄江豚,今年更是拍到了一张“三豚同框”。“江豚频繁现身,是对大力整治‘化工围江’、持续修复生态的无言赞许。”

江豚,是长江生态系统的指示物种。农业农村部2018年发布的长江江豚科学考察报告印证了黄余洋的说法:自宜昌到上海的长江干流及洞庭湖和鄱阳湖流域内,长江江豚数量约为1012头,极度濒危状况虽仍未改变,但种群数量大幅下降趋势得到遏制。

行走长江沿线,更多生态环境的可喜改善正在发生——

持续不断的退田还湖,让洞庭湖如今的调蓄面积较1978年增加了779平方公里;200多项湿地保护工程,让长江流域湿地面积增加30.36万亩;1361座长江干线非法码头完成整改,其中1254座拆除并全部复绿,让长江两岸重披绿装……

严重透支的“母亲河”,终于得到喘息的机会。过去的数十年间,长江经济带支撑起全国45%的经济总量,涵养着超四成的人口。但是,昔日追求规模速度的发展模式,导致长江生态账户透支严重。据水利部长江委发布的信息,从2005年到2015年,长江流域废污水排放量从296.4亿吨增加到346.7亿吨。

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当务之急是“止血”,抓好长江生态环境的保护和修复。沿江省市坚持以持续改善长江水质为中心,重拳出击,解决突出生态环境问题。

扎实推进水污染治理,“猛药去疴,刮骨疗毒”。

宜昌在2017年拿起“手术刀”,挥向化工这一当地首个产值过千亿元产业,今年底将完成长江及其支流岸线1公里范围内134家化工企业装置“清零”目标。安徽明确沿江1公里、5公里、15公里岸线分级管控措施,开展“禁新建、减存量、关污源、进园区、建新绿、纳统管、强机制”七大行动。

倾力推进水生态修复,“固本培元、营血卫气”。

在江苏泰兴江岸,盘踞数十年的小化工、小船厂已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绵延12公里的自然生态岸线,江边生态湿地和绿色廊道成为泰兴市民休闲漫步的首选之地。在湖北,前后拉锯10年之久的“洪湖生态保卫战”也有了结果:1634户专业渔民全部上岸,15.5万亩湖面围网被拆除,“洪湖水,浪打浪”的诗意景观得以重现。

治已病,也治未病,用最严格的制度、最严密的举措守护“母亲河”。

贵州、湖北建立产业准入负面清单制度;湖南对全省79个限制开发区域县取消了人均GDP考核;江苏力推22项环境保护制度综合改革;今年以来,云南把金沙江流域(云南部分)3.6万平方公里划入生态保护红线,占全省生态保护红线面积的30.5%。重庆全面落实河长制,建立了市、区县、街镇三级“双总河长”架构,全市5300余条河流、3000余座水库“一河一长”全覆盖。

“大保护”重拳出击,解决了一批“老大难”问题,“母亲河”气色逐渐向好。

今年1月,生态环境部发布水资源质量公报,长江流域1155个水功能区有1032个达标,达标率89.4%,同比增长近4个百分点。

责任编辑:王妗校对:张弛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