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报告> 文稿> 经济> 正文

2020年中国宏观调控体系的基本框架和运行机制

摘要:2019年,面对国内外风险挑战明显上升 ,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全党全国贯彻党中央决策部署,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中国经济取得了预期的成果。2019年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定调了2020年经济工作的主体、做法、框架、手段和措施,并且提出改革的基本要求、目标和相关设想。

QQ截图20200224140002

张鹏 国家财政部政策实验室宏观经济部主任

点击观看完整报告

点击观看视频专辑

大家好,本次我们来学习2019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精神和内容。

2019年,面对国内外风险挑战明显上升的复杂局面,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全党全国贯彻党中央决策部署,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中国经济取得了预期的成果。2019年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定调了2020年经济工作的主体做法、框架、手段和措施,并且提出改革的基本要求、目标和相关设想。

今天主要讲四方面内容:第一,当前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三方面表现;第二,当前中国经济下行压力的风险点;第三,2020年中国“稳”字当头的宏观调控体系;第四,2020年宏观调控主要政策措施。

一、当前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三方面表现

2019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北京胜利召开,会议对2019年以来国内外风险挑战明显上升的复杂局面和我国迎难而上取得的经济社会的巨大发展成就进行了全面回顾。对此过程中形成的主要经验进行了全面总结,作出了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重要判断。从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情况来看,当前周期性、结构性、体制性三方面因素是高度叠加的。

第一是周期性问题。周期性问题首先体现在三驾马车的运行上。第一驾马车是消费。从现状看,消费增长明显乏力,在2019年前十一个月中,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只有8%,属于中低速运行状态。从增速看,是21世纪以来消费增速最慢的一段时期。从构成看,现在的商品构成中很难有一件商品可以有效地支撑中国的消费增长,甚至连化妆品、日用品等都无法在2019年前十一个月内的每个月都做到统领消费增长。总体来讲,我们缺乏主导性和长期支撑性的商品。从消费渠道看,实体零售业最主要的消费渠道是专卖店、百货店和超市等相关业态,但除超市外,百货店的销售额增长在2019年前三季度只有1.5%,专卖店的销售额增长也只有1.4%,而同期的CPI则高达2.5%,换句话说,如果扣除了CPI因素,百货店和专卖店这两个渠道的销售额增长,实际上是负值。从超市的情况看,2019年前三季度的增速达到7%,速度不算慢,但超市的销售额增长跟现在的开店补贴是有一定的关系的,换句话说,超市的增长与超市开店数量的迅速扩大是有关联的。

综上所述,现在规模以上的零售渠道所能够带来的消费增长的贡献明显乏力。所以,我们必须对消费做一个判断,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了消费增速不理想,它将持续多长时间,在2020年,这个原因是否将影响消费的正常增长?

看组数据,2018年末,我国居民宏观杠杆率达到60.4%,这个数字是历史新高。债务总规模大约是55.5万亿元,预计2019年全年需要偿还的债务利息高达3万亿左右,如果我们把城镇居民的年收入增长假定为8%,按照城镇人口的收入乘以城镇常住人口的数量再乘以8%的年收入增长,那么2019年城镇居民的新增收入规模应该在2.6万亿以上,换句话说,其实新增收入还低于当年需要偿还的债务利息的规模,差4千亿左右。即使居民债务不再发生任何改变,居民收入仍然按8%的速度增加,我们大约还要两年时间才可以使年度新增收入规模达到或超过3万亿。

按现状预测,2020年消费总体仍然将处于中低速运行状态,而导致中低速运行状态的重要原因是居民债务的过快增加,而居民债务的过快增加其核心是房地产投资活动的过快增长。我们可以看到,房地产对消费确实有一定程度的挤出效应,所以在2020年居民杠杆不宜增加。

再引申一步,从现状看,2020年简单的收入增长无力改变当前消费中低速增长的情况。同时,面对债务压力,居民的消费规模进入预算硬约束阶段,所谓预算硬约束阶段,就是一个月有多少钱用于消费是一个固定值,这样增加A商品的消费,就会相应减少B商品的消费,在此情况下,在2020年对消费的拉动政策中,以下两条政策需要审慎使用:一是简单的收入增长型政策,比如,大规模的消费券提供计划,这很难有效增加消费增长,因为居民的消费受到债务利息的挤压,很难将收入的增加有效地传递到消费上。二是消费补贴计划,比如,家电补贴、汽车补贴等,因为补贴计划在导致A产品消费增加的同时,相应会减少B产品的消费,所以,这时候的消费补贴计划不是扩大消费的有效手段。

责任编辑:李天翼校对:张一博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