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亲家孔从洲:从国民党将领到开国中将

毛泽东亲家孔从洲:从国民党将领到开国中将

孔从洲是杨虎城将军的得力爱将,打响了西安事变的第一枪。他是国民党军的投诚将领,却与毛主席结成了儿女亲家。他一生追求真理,坚持正义,为新中国的炮兵建设作出了重要贡献。

少年立志 投笔从戎

1906年10月2日,孔从洲出生在西安灞桥镇桥梓口村一个农民家庭。他父亲是一个忠厚老实的农民,母亲虽然不识字,却出身于书香门第。孔从洲的外祖父是个秀才,办了家私塾坐馆任教。孔从洲原名“从周”就是由他这位外祖父所起,取自《论语》“郁郁乎文哉,吾从周”。受父亲的影响,孔母很敬重有真才实学的人,虽然家境贫困,但她仍然想方设法让孔从洲读书。她先是把孔从洲送进村里的国民小学,但因无法承担学费只好作罢,接着,她把孔从洲送去了自己父亲的私塾读书。

孔从洲深感母亲的苦心,读书非常用功。私塾毕业后,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西安市属中学。在此期间,孔从洲受五四运动的影响,热切地向往民主与科学。中学二年级时,家中由于一起土地官司让他失去了读书的经济支持,他不得不辍学回家。失学回家的孔从洲很快学会了在土地上劳作的种种技巧,还成为了赶马车的把式。然而,少年时代所立的志向使他一直对外面的世界充满着憧憬。

早在上学的时候,孔从洲就听说过杨虎城将军的大名,知道杨虎城是一位劫富济贫的豪杰,他的部队是为贫苦人民做主的武装。1924年初,杨虎城的部队到西安招收学兵,不收学费,而且管吃管穿。于是,孔从洲便约了四个同学一起北上,去投考杨虎城在陕西北部安边举办的培训下级军官的军事教导队。他们来到渭河边,渡船不能靠岸,需要走一段泥滩才能上船。淤泥较深,有的地方一脚踩下去就没到膝盖。见此情景,一些同学开始动摇了,说:“安边,在长城边上,远得很,不晓得什么时候才能走到!”于是,他们开始鼓动孔从洲回西安,一起去报考北洋军阀刘镇华在西安办的讲武堂。但孔从洲知道刘镇华的镇嵩军平日里经常抓差拉夫,抢劫财物,无恶不作,他根本不屑与之为伍,因此拒绝了同学们的提议。想到西安到安边足足300公里,长途漫漫,人生地疏,不知道还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同学们执意往西安方向去了。而孔从洲一直记着父亲那句“争气不养家,养家不争气”的话,独自向陕北走去。

孔从洲踏过泥滩,渡过渭河,在试图过泾河时,由于水流湍急,差点淹死,幸被岸边一个农民救起。此时,他已一无所有。为了继续北上,他只能通过帮人干农活或者写写算算,换一些馍馍继续前行。就这样他独自走了数十天才到达目的地。孔从洲到达安边时,身体瘦弱不堪,衣衫褴褛,简直与乞丐无异。此时,军事教导队已开学一个多星期了。招考的人听他讲了投考经历后,感动不已,对他说,“单凭你的决心,就可以被我们录取!”从此,孔从洲开始了长达60多年的军旅生涯。

西安事变 打响首枪

从教导队毕业后,孔从洲对炮兵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战斗中炮兵部队的威力使孔从洲对炮兵刮目相看。他虚心地向一位从保定军官学校毕业的营长学习,了解了炮兵专业的许多知识。由于他头脑灵活、勤学苦干,在战斗中表现出色,很快就由排长提到了团长,并逐步受到杨虎城的器重。

1936年,孔从洲奉命调离炮兵团,任十七路军警备第二旅旅长兼西安城防司令。此时他并不知道一场举世震惊的风暴正等待着他。

这年的10月22日,蒋介石专程从南京飞抵西安,督促东北军、西北军“围剿”陕北中央红军。在蒋介石离开西安去洛阳过生日的当天晚上,杨虎城把孔从洲叫到新城绥靖公署,同他进行了长谈。杨虎城表示:“抗日,国家有前途,大家有出路;打内战,大家都完蛋。蒋介石这次把重兵调集到西北来,对红军进行‘围剿’,不一定能起多大作用。而且蒋介石显然不仅仅是为了对付共产党,这里还暗藏着蒋介石排除异己的祸心。东北军的命运和我们有相同之处,张汉卿是可以合作共事的。”接着,他又叮嘱孔从洲,在这生死存亡的关头,务必要掌握好部队,以防万一。

随后,张学良、杨虎城多次力劝蒋介石联共抗日,蒋介石均予以拒绝。于是,张、杨二人毅然决定实行兵谏,逼蒋抗日。

12月7日,张学良来到杨公馆,同杨虎城在密室里研究了行动方案。张学良走后,杨虎城紧急召孔从洲前来,向他布置了夜间“演习”的任务,要求他务必搞清楚中央军在西安的部队有多少,都驻扎在什么地方,对西安城里的交通要道进行警戒需要多少兵力。

孔从洲回到城防司令部之后,立即召开连以上军官会议,传达杨虎城的指示,并部署了夜间的“演习”任务。当天夜里11点,“演习”正式开始,凌晨5点第一次“演习”顺利结束。孔从洲带着参谋们根据各个“演习”部队的报告,把中央军在西安城内外的兵力及其驻扎位置详尽而又准确地标示在一份西安市区详图上。

天亮后,孔从洲又带领参谋人员和标好的地图,跑遍了西安的各个角落,把标在地图上的标记与中央军驻地、兵力等一一予以核对,同时察看了鼓楼、钟楼等制高点和对方主要驻地周围的地形,在图上做了补充注记。8日晚上8时,部队按既定方案继续“演习”。

12月11日晚,孔从洲奉命赶往绥靖公署晋见杨虎城。杨虎城询问了演习的情况,并仔细看了孔从洲带来的西安城郊地图。然后,杨虎城严肃地说:“蒋介石不顾国家民族危亡,一意孤行,坚持内战……为了挽救国家民族的危亡,也为了部队的前途,我们必须停止内战,一致抗日。我和张汉卿多次要求他放弃打内战的政策,领导全国抗战。面谏,苦谏,甚至哭谏,他都不听。不得已,现在我们只能采取兵谏。我和张汉卿共同决定采取行动把他抓起来,逼他抗日。我们决定,就在今晚动手。你的意见怎么样?”说罢,杨虎城目光炯炯地审视着孔从洲,等待他回答。要捉蒋介石,孔从洲乍一听不禁吓了一跳。他早就知道张、杨二人在策划“行动”,但对于行动的核心内容却并不清楚,没料到竟然是要捉拿蒋介石,而且今晚就行动。他思考了几秒钟,坚决地说:“一切听从主任的指示,坚决执行主任的命令!”

11点过后,十七师师长孙蔚如、十七师主力第五十一旅旅长赵寿山先后匆匆赶来。杨虎城把刚才那番话又重讲了一遍。杨还特别强调说,这次行动,不但东北军、西北军一致行动,还可能得到红军的支持。东北军负责捉蒋,西北军负责西安城里秩序。孙、赵二人表示:“为了国家民族,一切听从主任安排!”随后,杨虎城明确了三人的任务:孙蔚如担任戒严司令,并负责拟定十七路军所属各部队的布防及向西安集结的计划;赵寿山兼西安市公安局长;孔从洲仍任城防司令,负责西安城防。他还特别指示孔从洲:要掌握好机动兵力,特别要注意国民党地下武装的扰乱破坏。

为了便于指挥和掌握部队,孔从洲特意将行动指挥所设在市内西仓门户县会馆的原炮兵团团部。这里位置适中,四通八达。1936年12月12日凌晨4时,孔从洲从指挥所打电话到新城的临时指挥部,杨虎城命令:“时间已到,发信号,开始行动!”孔从洲放下话筒,立即命令战士按事先规定发射信号弹。漆黑的夜空瞬间升起了一红一绿两颗信号弹。随着这两颗信号弹的升空,西安城内与临潼华清池方面的行动,分别在张学良、杨虎城的统一指挥下开始了!

西安城内,孔从洲带领部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国民党嫡系部队发起猛烈攻击。经过3小时激战,这些部队有的被孔从洲消灭,有的被控制了起来。 上午8时,西安城内的行动基本结束。稍后,东北军也传来了在华清池的后山上把蒋介石捉到的消息。至此,东北军和西北军的联合行动胜利结束,史称“西安事变”。

孔从洲在此次事件中临危不惧,镇定自若,指挥果断,表现出了卓越的军事指挥才能。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西安事变后,周恩来、叶剑英等共产党人到西安,其保卫工作都是由孔从洲负责的。当时,西安是全国政治漩涡的中心,各种势力活动频繁,国民党方面更是派遣了大批特务前来。由于孔从洲的精心安排,保卫工作没有出现任何问题。

责任编辑:单梦竹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