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锋:成语背后的故事——董狐之笔与“赵氏孤儿”

摘要:“董狐之笔”是后人对那些公正不偏,不因为各人的好恶或利害关系,而捏造不实言论的人的称呼。那么,“董狐之笔”典故的来源是什么?它和“赵氏孤儿”又有什么联系?

QQ截图20160615084732

张小锋 对外经贸大学党委宣传部部长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印刷、出版,违者负知识产权法律责任)

视频:http://www.71.cn/2016/0713/899307.shtml

专辑:http://special.71.cn/160530-8/

晋文公在位8年,便归道山。由他的儿子世子驩即位,是为晋襄公,他是一个有雄才的君主,所以文公虽死,而晋国的霸业不衰,童书业《春秋史》说,“终春秋之世,盟主的位子差不多始终在他们的手里。”

但是到了晋国的历史到了晋文公孙子晋灵公的手上,却出现了戏剧性的一幕。

狐、赵两家本是晋国的大姓,均在朝廷中很有影响,狐家是晋文公的舅舅家,在庙堂之上占据高位,最初两家相安无事,同心鼎力辅佐国君,狐家似乎占据上风,重耳的舅舅狐突、表兄弟狐毛、狐偃都是历史上的显赫人物,可是到了晋襄公时代,情况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赵家的风头盖过了狐家。

晋襄公死时,太子夷皋年纪太小,晋国大臣想立年纪大一些的成熟点的国君,来维持晋国的大国威势,当时的执政是赵衰的儿子赵盾,他主张到秦国迎接晋襄公的庶弟公子雍回国,而狐偃的儿子狐射姑,在朝堂之上也很有影响和话语权,他主张到陈国接回晋襄公的另一个庶弟公子乐,两人产生分歧,并且分别派人采取行动,半道上,赵盾派人刺死了公子乐。这时秦穆公已死,秦穆公的儿子康公罃即位,他派人护送公子雍回国,准备继承晋国王位。

可是晋襄公的夫人是一位非常勇敢的女人,她每天抱着儿子在朝堂上痛哭,诉说不幸,讨要说法。她哭诉说:“先君做错了什么,他的儿子又作错了什么,为什么你们放着先君的遗孤嫡子不立,反而到其他国家去寻找庶子,你们将太子置于何地?”接着她又跑到赵盾的家里去找赵盾理论。她说:“先君曾把这个孩子交给你,对你说,这个孩子将来要是成才,我在地下感激你的恩德;若是不成才,我也只能埋怨你。现在先君尸骨未寒,他的嘱托言犹在耳,你现在把孩子丢下不管,究竟是何居心?”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叶其英校对:潘攀最后修改:
0